首页 考试正文

云节的木棉花

wangchaowh 考试 2021-06-11 02:45:02 6 0

云节的木棉花

  沙地黑米

   先说木棉花。木棉,又叫红棉,不过在我老家,大家一直是叫它攀枝花的。虽说名字里有“花”这个字,我却是从来没见身边开过这种花,倒是家家都有的攀枝花枕头,据说就是用它的籽做成的,透气,天然,软硬适度。隔着枕头布,能一颗颗摸到里面有比绿豆大比豌豆小那么大的小颗粒,偶尔从针脚缝里挤出一两颗,黑的,上面还粘着长长的纤维丝絮。既然种子那么平常,我对于没见过的攀枝花,原有的离奇想象也就一点点消失了。

   前几天刚说桂林春天多的是绿,少的是花,马上就遭到友人的质问,家住珠三角的女同学说,木棉花在她那里开得很火,难道我这边就没有吗?我听后一阵茫然。是呵,两广两广,总是比肩相连,广东有的,广西怎么就没有呢?可是我在桂林真没见过什么木棉树。刚刚去看一剑和菠萝嗝的博客,发现不对,不是广西没有木棉花——人家百色、南宁的木棉花,开得就很盛——而是桂林纬度太高了,在木棉花这件事上,桂北地区的桂林不能套用广西的概念,就像我以前写过的冬天,桂林不是想象中广西的温度,而更接近湖南。

   还是回过来,谈谈我第一次看见的红艳艳的木棉花。不是在现实里,是在周文雍和陈铁军的婚礼上,那是一部关于婚礼的电影,名字就叫《刑场上的婚礼》,纪念的是两位牺牲在广州红花岗的早期共产党员。记得那电影里的岭南美景,鲜红的花印着蔚蓝的天,颜色很撞;电影的名字,刚的刑场和柔的婚礼,两样也很撞。偏偏我上小学的那些日子,不知为何每周至少有两部电影看,还都是学校组织的学生场。电影院里,女生很安静,可以从头到尾不离开座位,专心看电影,男生却很奇怪——老喜欢起来上厕所,看见好人冲锋,他们要上厕所,看见坏人死了,他们也要上厕所。然后在电影院侧门挂着的遮光天鹅绒幕帘里,冲出去的男生就和冲回来的男生,在里面频频发生蒙头蒙脑的对撞。

   不说这些撞来撞去的事。最早的时候,我以为周文雍和陈铁军,男的姓陈,女的姓周。只有男的才“铁”嘛,而我有个女友就叫“雍”。殊不知,文雍是新郎,铁军才是新娘,真是大吃一惊。两位原来是假夫妻,组织上让他们组合起来一起开展工运和青运工作,时间一长,两人就产生了感情。像这样一个过程,最近有一部叫《潜伏》的电视剧,里面就有精彩反映,孙洪雷和姚晨,演的就是一对弄假成真的地下党小夫妻。再说周文雍和陈铁军,后来被反动派抓了,临刑前的最后要求就是要举行婚礼变成真夫妻,嘘吁呵嘘吁,既感叹这一场爱情绝唱,也感叹反动派那天可能是脑子进水了,居然容忍了这一场婚礼,成全了它的青史留名。其实广东那个地方,后来一直不断地向我演绎着它的地域性格:柔的情伴着烈的血,鸟语、美食构筑的软生活,不妨碍人家经常是历史关头的革命策源地。我在那边有几个闺密,外表都是纤柔文静小女子,内里却藏着几把做大事的好性格。

   看这电影才知道的,木棉花又叫英雄花。菠萝嗝的博文又帮我把“英雄花”这名字温习了一遍。南宁那几张照片上的花花真叫一个火红呵,要不木棉怎么又叫红棉呢。瞧瞧,我跟这花是多么的缘浅,至今还停留在纸上谈兵的程度,不是电影里的,就是照片上的,传说中的真花……想起来了,我好像见过一次,在广州中山纪念堂前,说好像,是因为当时已经过了花季,看见的是落花的残瓣,不红了,却很皮实,彻底的死硬分子。

   “红棉”两个字让我想起了吉他。八十年代初刚刚改革开放那会儿,会弹吉他,是极其风雅的一件事,比今天开奔驰、宝马的主,那可神气多了。台湾电影里,不是秦祥林就是胡慧中,一个个美男俊女,男的大背头女的长发飘飘,全都穿一式的提臀小喇叭,抱个大吉他,叮叮咚咚,时间瞬间凝定,停在那一刻,那架式,那做派,帅呵,简直帅呆了。于是都跟电影里学呢,忽如一夜春风来,连我这个当时的初中生都知道了,国内最好的吉他牌子,就叫“红棉”吉他。至于红棉吉他跟红棉树有什么关系,我不知道,可是我知道我姐夫,就是用一把红棉吉他,像琵琶天王一样坚守在医学院女生宿舍楼前,把他的绵绵情意滔滔不绝地弹向我美丽的莲表姐(这位是早期模特大赛云南赛区前三甲),的窗口,终于连克数位劲敌,俘获了伊人的芳心。要是换在今天,吉他厂如果知道这段佳话,请他俩去做品牌代言人都说不定,呵呵。如今,两个人的女儿都满了十八,刚刚去了美国求学,不知在异域的哪片月色、哪扇窗下,哪种肤色的小伙子会给她送花,他还会弹吉他吗……光阴荏苒,一代人都长出来了。

   最后说云节。今天四月一号,就是我说的云节。其实不是我说的,是S说的,快过完这一天时,S也许是想要隆重地庆贺一下,又怕太隆重会吓着人,所以语气中又加了点调侃——故意一改他平时说的国语,用桂林话对我说:“云节快乐!”我说:“你说什么?”连听几遍都没听清,最后才醒过神来。原来,桂林人都把“人”字说成“银”,“愚”和“银”一连读,就变成了“云”,所以“愚人节快乐”一旦说出口,就变成了“云节快乐”。有趣的是,等我明白过来,又把这句话原封不动地用国语回敬他,他居然跟我刚才一样表情木然,费半天劲也没听懂。

   今天一整天都很平静,也许大家都忙吧,我们自己也瞎忙,没去骚扰谁。就连S有一位每年这个日子必定要跟他互相耍上一回的哥们,最近也不知怎么了,跟霜打了似的有点无精打采。人呵,指不定在什么时候,就会遇上什么事,给自己的表情、姿态以至心灵,烙上一个小小的记号,这记号一天天多了,人就会一天天变老。可是,不管怎样,我和S还是要互相提醒:云节快乐!免于被愚弄的愚人节,变成了我们的云节,我喜欢这个名字,有点飘,有点轻,和所有的沉重一起,也将被岁月一笔带过。

木棉花云节的
版权声明

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,不代表本站立场。
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,未经许可,不得转载。

发表评论

评论列表(0人评论 , 6人围观)
☹还没有评论,来说两句吧...